无赖♠

[平韩]

♡孙哲平×韩文清
♡深夜产物 非常短小
♡依然求小爱心(/ω\)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韩文清抱臂靠着门框,看着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装的男人。

“你爷们得赚钱养你啊,韩大队长。”孙哲平漫不经心放下剃须刀,转头朝韩文清挑眉笑道。

韩文清早已习惯孙哲平的不正经,听罢冷淡的白了他一眼,“哼。我用你养?”

“不养你,那你希望我养谁?”孙哲平似笑非笑的靠近韩文清,瞧见面前一向冷峻坚毅的男人,因为自己突然的靠近而有些慌乱,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你……”韩文清窘迫的想要推开趁机单手搂住自己腰间的男人,鼻息间传来的丝丝热气让韩文清感到不自在。

他仿佛能清晰的听见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同时也担心会被这个得逞的人听见。

而下一秒孙哲平变戏法似的,从韩文清身后的衣架上取下一条灰色围脖,然后意味深长的勾起嘴角,故意与他拉开距离。

“不闹了,我不在家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孙哲平深视他的眼睛,平日里的硬气此时都化作一股暖流,叫人移不开双眼。

“你也是,早点回来。”韩文清拉着银色的行李箱递到孙哲平手里,凑上去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男人的嘴唇。

恋人突如其来的甜蜜举动令孙哲平愣了许久,这位风格强硬的霸图队长把温柔的一面只留给他一人,来自韩文清的奖励让他激动万分。

随后他强势的扳着韩文清的下巴,压低嗓音淡淡的说道。“一个吻怎么够。”

突然揽过韩文清的腰,以吻封唇,疯狂的汲取着他口中的津液,舌尖抵着舌尖纠缠不休,韩文清也不甘示弱搂住他的脖颈,与他在玄关处深吻。

片刻后,一吻结束。

韩文清被吻的七荤八素,感觉此时全身都被属于孙哲平的狂傲气息占据,顿时红了耳根。

孙哲平见状笑了笑,拉起行李箱,临走之前留下一句简简单单的“再见。”

【孙楚】妳

•CP孙哲平×楚云秀
•大概是两个飙车党的比拼
•原谅我不是很懂赛车

夜晚逐渐降临在这座富饶美丽的小城里,对于这里的一些人而言,夜晚才是寻找欢乐的开始。

一辆接着一辆的显眼改装车,超跑聚集在沿海的车道上,疯狂炸裂的电子音乐通过四面八方安装的音响响彻在夜空。

女孩们穿着露骨奔放,曼妙的年轻身子随着音乐和热辣的气氛缓缓扭动着身躯,夜风温柔的爱抚着聚在一起的人们。

这时一辆银色雷克瑟斯LC500h打着双闪缓缓停下,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火热!大多数人都在呼喊着一个名字。

“楚云秀!”

车内一个深紫色大波浪卷发的女人勾了勾涂着酒红色口红的双唇,随即打开车门。

一双穿着黑色皮裤修长的腿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一双同样黑色的皮靴更显冷艳气质。

楚云秀微微弯腰,从车内走出来。

与此同时,副驾驶走出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橙发少女,她化着淡妆的脸上,温润开朗的形象更吸引人注意。

她叫苏沐橙,和楚云秀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云秀,别忘了今晚的赌注,或者我帮你回忆回忆?你的宝贝儿看起来需要一个新主人。”

一位穿着简单黑色衬衫配咖啡色皮夹克的高挺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正中间一辆不算瞩目的黑色福特野马车前盖上,车子型号放在此时此刻称得上老套,他用手指了指面前光鲜亮丽的雷克萨斯,意味深长的笑笑。

“老兄,小心你的保险杠,别跟你的牙一样,撞个粉碎哈哈哈!”
“别把家当输了哈哈哈!”
……
周围的年轻人起着哄嘘他,有人大声的对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议论纷纷。

孙哲平没有任何气恼的情绪,像是耳朵自动屏蔽那些不友善的话语,他只会用实力回答他们。

楚云秀的表现并没有任何轻敌或蔑视,她微微蹙眉,她很清楚面前这个轻浮男人有多大本事。

“孙哲平……你觉得?你有赢我的胜算么?”楚云秀盯着男人黑漆漆的眼睛笑了笑,抬手优雅的将长发别在耳后,露出天鹅般白皙的脖颈。

孙哲平回以不冷不热的笑容,动作利落的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她身边,凑近她挽起秀发的一边耳朵。“放心,今晚你的车是我的,你的人也是我的。”

鼻息间传来一股陌生的烟味,出自面前离得很近的红唇。他说着伸出缠着绷带的左手,作势想要抚摸她精致的脸颊,却被一双细嫩的手迅速抓住。

苏沐橙笑眯眯的出现在他眼前,扯过一脸惊诧的楚云秀挡在身后,她的眼神却冷入冰窟。

“恐怕孙先生搞错了,她今晚已经和我约好看电影。”她用力攥住孙哲平的胳膊,表面却给人一种眉开眼笑的感觉。

“小丫头,一会别忘了给你姐姐喊加油。”孙哲平抛下一句话,转身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看清表情就钻进驾驶位,发动轰鸣的引擎驶向赛场,扬长而去

“你要比我小一岁的吧……”
“……比赛结束后,我一定狠狠的踢他屁股。”楚云秀恶狠狠的咬牙。

随着周围聚集在后方和两侧人的呼喊,两辆车也缓缓行驶至黄线内侧,同时稳稳停下。

孙哲平敲打了两下车窗,吸引她的主意。

而楚云秀瞪了他一下,翻了个白眼转过头不在理他。

“嘿!准备好了吗?安全第一,比赛第二!”女人站在两车正中间,摇晃着一面红色旗子。

“Ready!GO!”

人们一下子沸腾起来,跟随着汽车起步的瞬间一拥而上欢呼着,呐喊着。

孙哲平自信满满的推过变速器,脚踩油门,冲了出去,起步慢了一步,却也紧紧跟随在银色车子的斜后方阴魂不散。

“有两下子嘛。”楚云秀看了看后视镜,冷静的开口道。

孙哲平此时比赛场下可认真的多,在他眼里只有胜利能说明一切,但也不仅仅是冲过重点线而已,他更享受飙车带给他的刺激感。

此时福特野马已经被甩开了十几米之远,前方的背影笼罩着赛道。

孙哲平仿佛听见了桥下方海水翻腾的声音,和极速飞驰带给他的呼啸风声,近在耳边,近在咫尺。

楚云秀紧盯着前方被路灯照亮的道路,是一个弯道,她势在必得的笑笑。

这时孙哲平满面春风的先一步开了氮气瓶,车子如风一般迅速刮过去,带着一路绚丽的灯光疾驰出去。

正在楚云秀一个弯道甩尾将至时,旁边突然擦身而过一辆暗淡无光的福特野马,极速的甩尾在弯道发挥尽致。

“真是个疯子。”楚云秀难以置信的看着出现在自己前方的车尾,她依然保持平静,同样打开氮气,撒野般的冲出去,身子随着重心斜在车座。

孙哲平看了看此时后面那辆正全力追赶的车,从那辆车的影子上看见了独属于楚云秀的气场,正是这个影子令孙哲平更加想要去征服。

孙哲平堵住她想要超车的机会,一步步紧紧相逼,正如同刚开始阴魂不散的跟随。

楚云秀踩紧油门,放手一搏撞了一下前方的车尾,效果显然可见,福特野马有些失速,险些脱离赛道。

楚云秀借着这波缝隙,全力加速冲破牢笼。

孙哲平眯了眯眼睛,像是在看什么有趣的赛车表演,刚才被撞的一下,令他险些出了意外,但他不允许再一次有这种意外发生。

楚云秀看着前方的终点,胜券在握,不料后方福特野马更像一只狂野的黑色野马,飞驰在旁边。

她看见孙哲平的认真的看着前方的那双漆黑的眼,英挺的眉毛微皱在一起。

孙哲平并没有注意到她的余光,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车子直直的冲了出去,跟面前的公路融为一体。

终点站近在咫尺,楚云秀只觉得过程非常漫长,她也放任速度尽力冲刺。

两车几乎是同时冲破终点线,冲过嘈杂的人群和闷热的空气。所有人欢呼着看着屏幕,放慢的数据显示,一辆黑色野马首先冲过终点,“新人”赢了。

“不是吧……这人居然赢了!”大家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混在人群中叼着一根烟的男人默默的凑近车尾有些不堪入目的凹痕上心疼的左看看又看看,苏沐橙在身旁跟随着。

孙哲平打开车门,如之前一样随意的走出来,手指划过光滑的车身。

身边的人自动凑到胜利者这边,不敢相信的惊呼和赞不绝口的赞叹回档在他身边,他只觉得好笑,不由得笑出声。

“老孙,给你一分钟时间想好怎么赔我的车。”一脸淡漠,抽着烟的男人,内心止不住的憋屈涌上来。

这辆车可是跟了他很多年啊,就这么被肌肉车狠狠怼了屁股,这找谁说理去。

“我不是刚给你赢了一辆?”孙哲平鄙夷的看了看叶修,从他兜里顺走了一根烟点燃,顺便把车钥匙抛给旁边的苏沐橙。

孙哲平踱着步子,走向楚云秀叼着烟缓缓开口。

“很厉害,看来没有小看你。”

“你赢了,车技不减当年啊,或许我的车是该换个主人了。”楚云秀有些惭愧,跟随了两年的伙伴就要转手送人了,作为失败者她也照样挺起脊背,伸出拿着车钥匙的手,递给他。

“要搁以前,我兴许不会要你的车。”孙哲平接过车钥匙,转过身面相属于他的光芒,晃了晃车钥匙,明晃晃的绷带。

“那你要什么?”楚云秀不解。

“你的爱,还有你的未来。”孙哲平回过头勾起嘴角。

楚云秀看着他脸色变得一片绯红。

_(:з」∠)_能否给个红心支持一下~

【平韩】暖

•短
•可否赏个红心(⑉°з°)-♡

孙哲平不知是第几次走神了,捧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系统壁纸慢慢变暗,直到彻底黑屏,最后自己呆愣茫然的脸出现在巴掌大的屏幕上。

他及其不自在的坐在咖啡馆的靠窗角落里,双腿不停的交叠在一起,婉转悠扬的纯音乐盖过安静的气氛,这里是一家街角的老式咖啡馆,顾客不多。

他放下手机,手拄着脑袋望着窗外,放眼望去白雪皑皑一片,车辆缓缓经过留下一串整齐的轮胎印,扬长而去。

他正微眯眼睛出神之际,有人曲起两根手指敲了敲木制桌面,令他回神。

“嘿……你来了。”孙哲平有些惊愕的回过头看着他。

韩文清带着一身冷气落座,将手里的黑色长柄伞立在旁边,刚毅的脸颊被冻的有些泛红,一把摘下围巾利落的叠起摆放在桌边开口说道:“等很久了吧……中途处理了一些事,才赶到。”

“没关系,倒是你,穿这么少出门,你们霸图都是铁打的吗?”孙哲平挑眉,眼神暗淡无光,抬起带缠着绷带的左手,懒散的指着韩文清身上那件深咖色大衣。

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了,总觉得十分陌生。

“刚下飞机,没来得及换衣服。”韩文清也不甘示弱的盯回去,似笑非笑的神情令人捉不住思绪,他的握紧双手揉搓着冻得发红的指尖。

“啧。”

孙哲平皱着眉沉默不语,一把拽过他冰凉的双手握在手心,凑近呵出一口热气。

“喂……”韩文清有些不知所措,手上的温暖热度令他有些窘迫,感觉全身上下都被这份温度侵占,他下意识的想抽回手,却被孙哲平用力握紧。

随后孙哲平温热的嘴唇轻轻敷上他微凉的手指,软软的摩擦着,继续呼出湿热气息,抬眼看着他不自然的表现,勾起嘴角轻笑。

这时服务生非常不合时宜的手里捧着菜单走过来,看清两个人过于亲昵的动作有些惊喜,掩饰住笑意磕磕绊绊的开口询问,“两位……需要些什么。”

“咳,一杯美式咖啡……谢谢。”韩文清后知后觉的红了耳朵,迅速把手抽离,声音低沉中带着铿锵有力的架势,正如他为人处事雷厉风行一般。

孙哲平黑漆漆仿佛蕴藏深奥的双眸,不加掩饰的看着韩文清,眼神锐利且带着笑意。

几天没见,韩文清倒是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可眼底的乌青正向孙哲平报告着这人最近没有好好照顾身体。

孙哲平翻了翻菜单,密密麻麻的英文和数字看的他头疼,阴沉着脸合上,随后面向服务生说道。

“和他一样。”

“好的,请稍等。”

end

【叶皓】遗

✪希望喜欢。
✪CP叶皓 古风BE预警

“叶秋!你今天若是出了这将军府,你就不再是这将军府的将军!而是一个即将被追杀处决的逃兵!”看着叶秋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刘皓气的浑身发抖,就连说出口的警告都全是不舍的劝阻。可刘皓心里明白即使是这样,叶秋也不会听他的,因为对叶秋来说他永远都是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

叶秋听了刘皓的话只是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径直走出了将军府的大门,一把解下那象征着斗神的黑色披风,飘在夹杂着灰尘的风中,随后一杆却邪狠狠的迅猛穿透披风插在刘皓面前的地面上

刘皓下意识后退的几步,盯着战矛上的烫金花纹出神。

“此后,我已不是嘉王朝的叶秋将军,你,好自为之。驾!”叶秋看也没看他一眼,便跨上早已备好的棕马,策马长鞭离去。

管家走到刘皓身后询问道“刘大人,此事要不要禀报皇上?”

“不用,我有些累了,一切待明日再说。”刘皓缓缓蹲下轻抚着战矛的锋芒,割破了他的手心,血液留落在披风上濡湿了布料。
等到了明天你应该早就出城了吧,叶秋,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是。”这管家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这刘大人有意要放了他们家主子,便不再多说些什么退下了。

五年后,蛮军犯境。

“呵!这群蛮人什么时候竟如此狡猾了,谁可知道这蛮军带兵的是何许人也?”刘皓斜坐在虎皮椅上,一只脚踩着桌子。半眯着眼看着下面的一干将领,问到。

“这,听说是个叫叶修的中原人,善用兵法,狡猾狠辣,很受蛮人的重用。”一身材魁梧,面生凶相的武将回答。

“中原人?有意思。明天我亲自带兵,我倒要看看这叶修是何人也。”说罢,刘皓起身朝帐营外走去。
倚靠在门外正擦拭战矛的邱非,动作顿了顿,面上淡漠表情看不清思绪。

翌日,刘皓率君抵御外敌。

身穿玄甲,骑着黑色战马在军队的最前方。蛮军的将领也缓缓驾马行到阵前,那双波澜不惊的墨色眼睛,刘皓一辈子也不会记错。

“叶秋!”这两个字刘皓几乎是喊出来的,他死盯着面前这提着长枪的男人。是他!一定是他!

“刘皓?呵,你都能上战场了,看来这嘉王朝是真没人了。哈哈哈哈!”叶修此时可半点儿要和刘皓叙旧的意思都没有,张嘴就是不出所料的讽刺,最后大笑了起来,他身后的蛮人也跟着一起笑。
“我记得我说过,你不适合带兵打仗,回去吧,这可是战场。”叶修不甘示弱的盯着他的眼睛说到,语气生硬。

“是啊,我哪有你会带兵,我哪有你能打。可你当年既然一走了之,又当了蛮人的狗,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刘皓越说越气,举起长剑,锋芒直指叶修的面前,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嘉王朝!杀!”他索性挥起长剑怒吼一声,身后是千军万马,身前是曾经引以为傲的信仰。刘皓怒不可揭的冲着叶修砍了过去。
身后的士兵们面带杀气随着城池上头战鼓连连冲了上去,一场大战就这样开始。

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只剩下几个残兵,而双方头领还在僵持。

刘皓体力耗尽,晕眩不堪。从战马上一头栽到地面。

“你回去吧,我会撤兵的,你可以回去复命了。”叶修看着此时挣扎起身的刘皓,心中不免有些愧疚,迅速下马伸出一只手示意他,缓缓说道。

“不!今日我宁可战死。”刘皓愤恨的瞪着叶修,用仅有的力气狠狠甩过他的手,咬牙切齿的说到。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为什么?”叶修皱了皱眉起身站立,实在不明白他这样倔强的意义何在。

“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不负责任的离开,把一切都丢给我。为什么你可以这么的不顾一切!不顾及我!”刘皓嘶喊着,眼眶通红,好像要把这几年来的压抑全宣泄出来。

“可我把一切都留给了你,功,名,权,财。这一切不都是你想要的吗。”叶修还是不能明白,看着他此时狼狈不堪的样子,心中刺痛,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他放下长枪,半跪在他身边注视着他。

“叶秋……我想要的只有你!此生只有你一人!”刘皓隐忍已久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却依旧面如死灰的冷笑着。
“可你为什么不在意我!”他歇斯底里的吼着,眼角续着泪水。

“刘皓……我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抱歉。”叶修维持着冷漠的态度,干净利落的捡起长枪,动作豪不拖泥带水的翻身跨上战马,他皱着眉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他抓紧缰绳向来沉稳的双手,却颤抖个不停。

不要……再用背影对着我,不要……再抛下我一人独自守这孤城,这里好黑,好冷。

剑锋穿透了腹部,深红的血液喷溅出来,嘴角流出猩红一片。
刘皓披着血红色的披风慢慢跪坐下来,手中握紧了利刃,脸上血色换作冷汗和泪水。

眼神绝望的看着前方的黑暗的背影,依旧如从前一样令人望尘莫及,却是别人眼里绚烂的朝霞。
在生命倒计时的最后一秒,他仿佛看见了这一生所有关于叶秋的回忆,开心的,难过的,冰冷的……

“叶哥……来生再见。别在……抛弃我……”这句话耗尽了刘皓全部的力气,他就那样跪坐在血坡里,再也不会动了,嘴角依旧勾起,笑得真实。

叶修就这么停在那里,没有上前也没有离开,流下了转瞬即逝的眼泪,现在他明白了,可一切都晚了。
终究是不爱。

那天晚上,空城里下起了鹅毛大雪,掩盖住满地的血腥,那人的身影屹立不倒。

[完]

拼了一上午的队徽终于完成啦!(๑>؂<๑)